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被多种交通方式分流市场济南公路客运寻求突围

  文昌潭牛镇古城村:“甜蜜”产业富民兴村,近年来,随着交通出行方式的多样性、灵活化,尤其是高铁、网约车等交通运输方式的市场分流,公路客运行业面临新的考验。济南的公路客运现状如何呢?在多种交通方式并行的前提下,公路客运该如何占据一席之地而不被取代?又该如何与高铁、网约车共存?除了做好传统客运,有没有新模式可以探索?记者走访济南几大主要客运站,带您寻找答案。

  8月23日上午10时许,济南广场汽车站迎来一天之中的小高峰,前往东营、沭阳、滨州的班车即将出站,从济南开往沭阳的司机师傅很快就核对完乘车人员名单,“现在坐车的人很少了,十几人就算是多的了。”发车前司机的话令记者有些惊讶,这辆即将发往沭阳核载16人的汽车上只坐了5人。

  记者又看了发往东营、滨州核载35人的汽车也都只坐了十余人,车辆一半座位基本都是空座,这样的现象在近两月已是常见。

  同一时间,济南长途汽车东站的情况也是如出一辙,就连站内便利店的店员都在谈论前来购物的旅客少得可怜,“进站乘车的旅客少了,买东西的顾客自然也就少了,生意还是受到了影响”。

  记者来到济南长途汽车西站时已是下午2点,乘车的人潮仿佛提前退去,偌大的西站候车厅只见稀稀落落的两三人,因为乘客较少,厅内的部分照明灯也未打开,有些昏暗的候车厅空荡荡。

  相比其他三个车站,济南长途汽车总站的候车厅内几乎坐满了旅客,80%的检票口都有乘客在排队,但检票口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为总站班次较多,整个车站看似繁忙,但有些班车的乘车人员数量还是有所下降。”经常坐汽车回德州庆云老家的侯女士也发现自己所在的班车多了许多空座,“之前回家还能碰见好多老乡,现在身边经常是空座,乘客经常坐不满。”

  公路客运现状为何如此严峻?济南长途汽车东站和广场汽车站负责人给出了解答,他们直言,目前整个行业面临多重挑战。“去年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公路运输行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和冲击,我们正在面临着严峻的发展形势”,济南长途汽车东站站长张宪宾告诉记者。除了受到疫情影响,济南广场汽车站客运处副处长王俭鹏也提到,高铁、网约车、私家车的分流也是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

  首先是疫情影响。据了解,去年4月正是疫情严重的时候,济南长途汽车总站的中高风险地区班次已经停运将近40天,车辆停运,但是工作不能停,消杀、通风、测温等疫情控环节不能省略,工作量反而加大了。济南广场汽车站在疫情期间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2015年车站每日发送量达到1.2万人次,2019年底每日发送量在6000-8000人次,现在车站每天发送量只能达到3000-4000人次”。此外,记者从济南长途汽车西站了解到,由于疫情的不稳定性,今年六、七月,客流量下滑相对严重,基本下降60%,但随着疫情管控的成效日益显著,整体上车站的客流也在逐步回升。

  高铁的迅猛发展对公路客运的挑战也是不言而喻的。随着现代化交通运输行业的发展,高速铁路正以其独特的优势获得发展空间,速度更快、舒适度更高的高铁,为公路客运带来前所未有的挑战,部分乘客的出行方式也由汽车转向高铁。家在临沂的杜同学在济南大学读大四,“自从去年家里高铁开通后,我一般回家都会坐高铁,这能节省不少时间”。鲁南高铁临沂至曲阜段开通后,像杜同学一样家在罗庄区的乘客,从济南到临沂花费的时间就能从原来的4个小时缩短至最快不到2小时。

  除高铁外,越来越多的出行方式也在冲击着公路客运。很多城市“移民”在节假日回老家时选择自驾车或网约拼车,加之我国每年法定节假日期间,高速公路对7座以下小客车免高速费,这更造成了汽车客运覆盖下的中短途客源部分流失。

  挑战真实存在,现状非常严峻。然而公路客运的从业者们不会坐以待毙,他们在探寻出路,择机突围。

  公路客运行业该如何应对疫情冲击?山东交运集团总裁助理,济南长途汽车总站党委书记、站长韩杰提出了一个看待疫情影响的新视角,“疫情使得本就身处困境的公路客运行业雪上加霜,但也加速了行业的大变革,对于我们公路客运行业来说,也是全面变革与转型的最佳时期”。如今,疫情防控逐渐进入常态化阶段,这反而督促公路客运行业提早认识到自身的问题,挖掘行业创新运营模式的潜力,从这个意义上讲,她认为这是加快客运转型升级的新“契机”。

  高铁对公路客运的影响又该如何应对?山东大学齐鲁交通学院副教授、山东大学交通规划设计研究中心主任张汝华提出,被高铁分流后,公路客运行业的市场难免会减少,但这并不是致命的,汽车也有高铁触达不到的时间和空间,这些差异性的优势就是公路客运行业立足的法宝。

  毋庸置疑,公路客运要适应新变化,正面市场竞争,但同时也要正确认识与其他交通方式的关系。济南广场汽车站临近济南火车站,王俭鹏更能深刻认识到这一关系的变化,“车站原来更多是为火车站缓解客运压力,现在主要承担接驳的职能,火车到不了的地方我们来送,汽车客运就像是人体中的毛细血管,我们和高铁运输相辅相成”。

  对于私家车、网约车等新业态对客运行业的冲击,济南长途汽车总站以“传统专业客运与网约车新业态的并行”的招数应对。“我们会对旅客进行画像,根据他的出行需求,提供不同规模、不同地点、不同用途的车型,实现点对点对接”,韩杰也提到,总站正在全面推行路线、车型定制服务,从通勤班车、校园专车到商务用车,从7座、9座到16座,用多样化的运营模式实现个性化定制服务。

  同时,记者还了解到,济南长途汽车东站正在对接医院,开通病员康复直通车,提供医院到家的专享服务,“通过市场的前期调研,我们发现济南市各大医院尤其是三甲医院,存在病员康复出院、回家、转乘的困难,下一步,我们将争取与济南市各大医院取得联系”,张宪宾介绍道。

  济南广场汽车站也在采取“大车化小车”的运营方式,由原来的35座客车逐步转向7座、9座等小型班车。王俭鹏告诉记者:“这样做一能满足旅客对不同车型的需求,提高旅客乘车的舒适度,二能满足现在疫情防控的要求,降低传染风险。”

  另外,记者来到济南长途汽车总站时发现,乘车旅客只需手持一部手机和一张身份证,就能实现自助购票、检票、提货,自助售票机和人工窗口前不再需要过多引导的工作人员,班车司机也能在自助机前独立完成报班。如此推行智慧出行服务,争取实现全自动运行、少人化运营,既能提高车站运营管理的效率,降低人员数量及成本,也能为乘客提供优质的出行服务,改善乘客的出行体验,打造指尖上的车站。值得注意的是,济南长途汽车总站在探索新模式的道路上独具特色,甚至做到了以商养站。“总站抓住机遇发展‘兔兔快运’业务,同时创新推出‘兔兔搬家’‘兔兔研学’项目,实现多元创收”,同时,韩杰也提出,下一步总站将发展与汽车相关的保险、4S维修店、进口贸易等业务,延长客运产业链,打造集客运、商贸、休闲、购物于一体的商贸模式客运站。

  虽然困难重重,但是机遇与困难同在。综合来看,在所有交通运输方式中,行程小于200公里公路客运占主导,200—500公里是高铁运输的主场,500公里以上就是航空运输的市场。由此可见,高铁与公路客运既相互影响又彼此联动,各种交通方式相互协调,构建出合理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正是这种综合立体多方式的运输模式,才会让人民实现便利出行、幸福出行。

  “我国综合运输体系也在讲,要以轨道交通为骨干、以公路交通为基础,发挥铁路水路航空的优势,每种方式各得其所,整个体系就是健康的。”张汝华在讲到公路运输在综合运输体系中的地位时强调,公路运输行业的转型升级将伴随着阵痛,但运输行业的变革也将有利于从更高层次构建合理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让市场更加有效。www.ahq52.cn